欢迎访问-OB欧宝APP在线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OB欧宝安卓版下载

解剖张国荣的“真”“善”“美”用显微镜看张国荣
时间:2022-09-29 11:56:33 作者:OB欧宝安卓版下载 来源:OB欧宝平台官网


  张国荣一生从始至终都践行着“真”“善”“美”,他用一言一行传达着自己的做人做事理念。

  张国荣一生没有敌人,哪怕最激烈的“谭张争霸”也是唱片行业的明争暗斗和媒体的过度渲染导致,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歌坛激烈竞争的缩影。

  1999年,谭咏麟、张国荣两人破天荒地合唱了一首《幻影+雾之恋》,一切尽在不言中。

  很多角色,如《胭脂扣》的十二少、《霸王别姬》的程蝶衣、《阿飞正传》的旭仔等,导演和编剧都一致认为,只有张国荣能演。

  为了演好角色,张国荣会提前了解角色相关生活,翻阅大量资料,亦或者与业内人士交流经验,要么向有经验的演员讨取经验技巧。他会为角色进行充分的准备,内化成自己的感悟,经过自己的演绎赋予角色鲜活的生命力。

  张国荣也曾解释过自己如何诠释一个角色的:“我不是要表演得像一个明星,我的表演要形神兼备,一个好的演员会让观众有美的感觉,绚丽的服装和外貌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理解角色并且从内心表达出来。”

  拍摄《异度空间》时,为了演好心理医生的角色,他查阅资料并亲自去心理诊所了解医生的日常生活与工作,以致于拍摄期间用到的某种治疗药物,他都能立刻指出药物不对。应该是另外一种。

  1996年,他接拍了一部《色情男女》,吸引了广大媒体关注。了解过他的都知道,他刚入行电影的时候街拍的第一部电影是因为上当受骗而被迫拍的色情片,这还给了他阴影,都没想到这次他居然还会接类似的片子。他只是淡淡答到:“这是一部很有heart的作品。”最后,荣迷们有幸看到最终的成片——秒回人生百态,无奈又激情四射的清新励志“”。电影圈也就只有他敢这么任性,这么“玩”。

  导拍《烟飞烟灭》时,张国荣知人善用,尊重每一位合作的工作人员。张国荣向来追求完美,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身为完美主义的他,对每束灯光、每个佩饰都细心留意,但是从来不干涉工作人员独自发挥自己的才能。对于他有不认可的地方,他也会与工作人员协商,看最终到底是谁说服谁,如果对方用专业能力说服了他,他也很高兴改变自己观点而听从专业意见。

  身在不同职位和角色,他都能很快抓住自己的定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一个角色都用心去做,每份工作也是全身心的投入,这是他对事业的“真”。

  张国荣与梅艳芳的友情在娱乐圈中是有目共睹的,其实当时很多人很看好这对年轻人的,但是他俩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友情关系,多年来互相帮持互为知己。

  2001年,梅艳芳加盟新的唱片公司后退出第一张唱片《WITH》,主打歌曲是与张国荣合唱的《芳华绝代》。为拍摄MV,他不收取任何费用,还出面邀请邵氏时代的电影红星,隐退多年的张冲出山拍摄,又请到日本首席男模长泽壮太郎、小室博义出演,被媒体誉为“四男配一美”。最后四分钟的成片,效果非常成功!

  梅艳芳去世后,高晓松接受采访时说,感觉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就好像一个时代的逝去似的,因为他们那个年代,是香港最真诚的时候,真诚的在做事、唱歌的年代。

  他的这番提携对两个年轻人影响很大,古巨基备受鼓舞开始更努力练习唱功,终是没有辜负这份天赋和张国荣的信赖,日后物的巨大成就,在华语乐坛上稳稳站住一席之地。而古天乐因此受到TVB的重视,不久古天乐就被安排出演《神雕侠侣》男主角杨过,从此开始星光灿烂的星道之途。

  导拍《烟飞烟灭》时对刚回香港不久的王力宏也是照顾有加,偶有空隙也有和他交流表演技巧。

  张国荣生前一直热衷于提携演艺圈的后辈 ,港台众多艺人都曾经得到过他的帮助 。他为人很好,香港演艺圈里,很难得看到他这样的绝类,有这样的胸襟去对待别人,我会把他当作是一个模范,知道以后怎么去对待晚辈(王杰评)。

  他既尊敬前辈,亦爱护后辈,从未见过一个成名的艺人像他那样疼惜后辈(黄霑评)。

  他对待身边的工作人员和晚辈都非常有耐心,跟他相处就会发现他很照顾新人(王力宏评)。

  1993年《霸王别姬》取得戛纳金棕榈大奖时,欧美电影导演向他抛出橄榄枝,可以说片约不断,但是接到剧本后,他是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他很明白,那时候西方人种族歧视一直都在,他们始终认为白人应该高高在上,其余人种较次之。但是即便这样,出名的华人明星和导演们依然想在好莱坞闯出一片天地,比如周润发、吴宇森等。

  他曾对好友周润发去好莱坞发展感到痛心:“周润发是香港的超级巨星,却在好莱坞做‘二等公民’。他在《安娜与国王》中担任了男主角,你以为是成功了?不,原著叫《国王与安娜》,为什么等他来演的时候,‘安娜’被放到了前面去了?”不是说周润发不应该去好莱坞,只是去了与其得不到尊重还不如在本土守着自己的“亚洲荣光”。

  他给自己定位很明确,“我要在中国拍摄中国的电影,奉献给中国人,包括海外的中国人。我是中国人,我要为中国人拍出非常有意义的电影。”

  显然他做到了,如果没有张国荣,世界通过电影了解到中国会少一大领域。是否会认为只有李小龙、成龙的功夫电影?是否只有张艺谋的乡土剧情?张国荣把艺术融入歌唱事业和舞台表演,彻底征服了世界观众,在世界电影史上占有很重要的一页。

  拍摄《红色恋人》《霸王别姬》这类悲剧题材作品时,他充当了拍摄期间的调节剂。总是凭着自己的专业性很快出戏,然后舒缓人们在片场感染到的压抑的气氛。无论拍戏如何投入,他总能懂得保护好自己再顾及其他人,这种由己及人的做法是很值得赞扬的。

  1998年,香港电影界进入低潮,电影人没有工作做,拍出来的电影也没多少人看。为了拉动电影界出现转机,香港二十多位导演在导演会的推动下,组织起“创意联盟”,希望找了一些知名导演,如张婉婷、关锦鹏、王家卫等,再找一些名气大的演员参加拍摄,拍摄一些好作品。为了还想出了一套运作模式,创意联盟希望导演和演员少受或不收片酬,待电影拍摄完成后再根据票房进行分红。

  联盟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却没有多少人真心实意去接这个担子,说也不想在那种环境下去承担较大风险。导演张之亮构思出一个温馨的电影剧本《流星语》,希望能给低迷的香港带来一点温暖,尴尬的是他找过一些演员商谈都被婉拒了,眼看着要凉了,最后得到导演尔冬升的建议,让他找张国荣试试(尔冬升就是那个找张国荣拍《色情男女》的导演)。

  心里没底的张之亮对张国荣是否会合作没有抱太大信心,但是考虑到这部影片必须得找知名演员参演,不然根本在市场里引起关注。张之亮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向张国荣开了口,没想介绍完“创意联盟”的初衷和《流星语》剧情,张国荣就这么直接应下了。

  张国荣后来向媒体解释:“我自己也是半个电影人,我的成就有很多都是电影给我的,我觉得做人要饮水思源。他们在找我出演时非常紧张,付不起片酬,还是一个有孩子的角色,大家担心我会拒绝。我当场表态,钱一分也不要,一起来拍部好电影吧!”

  尔冬升算是对他有一定了解的,应该是冲着张国荣的“有heart”去建议的。

  因为接《流星语》的另外一个理由是,“我对作品本身所发出的‘正能量’产生共鸣,这样正面题材的电影,在香港已好久不见,所以我想参加演出。”

  拍摄过程中因剧组资金不够,遇到需要用到特殊场地,汽车等道具,张国荣都动用自己的人脉去联系,以期得到最优的价格。出不起买歌曲的费用就自己写歌,需要演员协助就拉自己的朋友来义演。

  《流星语》是“创意联盟”唯一拍成的片子,最后取得的票房依然不高,直到2006年马来西亚电视版权卖了第二次才终于有了盈余。

  2001年,他应香港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邀请,拍摄一部“支持香港电影”的公益宣传广告。广告里他西装革履,笑容真诚:“一部成功的香港电影,你与我都分享到光荣。请支持香港电影拍摄工作。”

  正如张国荣在“热情”演唱会压轴场上说的自我宣扬那样:“我行走江湖二十余年,一路披荆斩棘,经历无数艰难险阻,亦收获无数。但是自始至终,我所追求和坚持的、在我而言最引以为豪和骄傲的,既非功名,亦非利禄,而是,我,张国荣,自始至终,都仍然是张国荣。”

  一个名叫Jacqueline的主人公曾谈诉过他的这样一个经历,五年前的她刚和丈夫离婚,有一天深夜还在路边哭泣。驾车的一个陌生人停下车和她交流度过那个夜晚,那是Jacqueline感觉最困难的一个夜晚,在陌生人的体贴关怀下得到拯救,而那个陌生人叫张国荣。

  还有,张国荣一直念念不忘的佣人六姐。张国荣说六姐很照顾他,1977年参加丽的电视台比赛拿了二等奖,来回的车费和报名费都是六姐偷偷给他拿的,只要张国荣要做的事情,六姐都竭尽全力地去帮,从来都不问理由。没有享受更多家庭关爱的他,六姐自然成了张国荣最亲近的人。

  在冷清、孤独中度过的童年,“六姐始终是支撑他继续走下去的支柱,令他重拾刻骨铭心的亲情,在往后的成长岁月里不致失去平衡一人苦撑,反而真真切切体会到一颗真挚的爱心”。

  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六姐就没有后来的哥哥张国荣。1991年六姐离世,令张国荣痛心不已,也很遗憾没能见到六姐最后一面。

  从1985年8月的连续十场演唱会就可以对他专注的态度初见端倪。为了这场演唱会他从1985年初就开始准备,从未如此经验的他独自摸索如何保证嗓音清透,如何应对现场状况,如何设计舞台表演,包括造型、歌曲、对白、舞台感等等,每一项他都认真斟酌准备。

  虽然万千准备,第一天也未出现失误情况,可他还是发现一些问题,比如与观众的互动,没有控制好控制演唱会的节奏和气氛,甚至有一次他差点被疯狂的歌迷拉拽跌倒。

  然后他每天早早来到场馆彩排,不断改进力求各项完美。直到第十场结束,看过第一场和第十场的歌迷和传媒都说无论台风、歌艺都相差十万八千里,他可以轻松在台上说话、调侃好友、与粉丝互动也应付自如。

  1989年,虽然事业非常忙,但他还是亲手设计了麦克风底座以及整个告别环节,简称“封咪仪式”(咪:粤语指麦克风)。

  演出结束,话筒从舞台中央缓缓升起,他徐步向前把麦克风插入底座,慢慢松开手,双目含泪,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留下孤零零的麦克风在舞台上。这悲伤且满含艺术的一幕,让荣迷流下伤心欲绝的眼泪,被深深印进心里。

  在“告别演唱会”上,面对铺天盖地的掌声和鲜花,他说出自己的心声“你们让我出去闯一闯,就算焦头烂额,我也一定要闯出个名堂来!”

  1978年3月,张国荣入行还不到一年就被其竞争电视台挖人,与其签约的丽的电视台为了留住他给他翻了三倍工资。而他着手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换了一间一千元港币的公寓居住。

  他乐于寻找更舒适的环境居住,几乎是两三年搬一次家,据他的老友苏施黄透露,张国荣从出道到离世的26年里总共搬家竟然有16次之多。

  居住环境对他来说是有着非凡意义的,他这样介绍到:“居住环境对于我十分重要,不到两三年便转换环境一次,有时家中的摆设亦会偶尔做转变,这样才能有新鲜感嘛!”或许不断尝试不同的居住环境也与他千变万幻的表演方式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从不贪玩,几乎工作结束就回家,家里是他重要的灵感来源。他喜欢在家里阅读、练歌、看电影,喜欢在浴室里思考,甚至是作曲。

  1996年,成名之后他与“皇后饭店”的老板合开了一家“为您钟情”咖啡店,张国荣对这个咖啡店是花了心思的。

  有记者去到店里探班,张国荣是这样介绍的:“随便坐,随便坐,这店里就算是一张椅子,都得过设计冠军奖,坐起来很舒服的。”正对大门的那块玻璃就价值五万元港币,其上面的图案名叫“美女穿长衫”是从澳大利亚专门运回香港来装点门面的。为营造店内氛围,他还特意亲自选了50张CD作为背景音乐,虽然没有选自己的歌也足以看出他的用心程度了。

  1995年张国荣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觉得现在这个世界太多的污染了,譬如声音污染呀、环境污染呀,打开报纸许多新闻都是很惨、很不开心的,现在最需要的是爱,无论任何种类的爱。所以我很希望大家可以体会充满爱心、多情的我。”或许这句话可以诠释张国荣为何始终“真”“善”“美”的初衷。

  音乐——哥哥深沉独特的嗓音是香港乐坛不老的神话,一代名优岁月会永远铭记的;

  演技——哥哥扮演不同角色游刃有余,收发自如恰到好处,是蛮声国际影坛的亚洲最杰出艺人!!!


返回上一页